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末日营销


#1

毕赣第二部长篇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风格上和第一部《路边野餐》非常相似。营销团队构造了“一吻跨年”的概念,让很多观众并不买账。

知乎用户蒋弄臣分析到:

通常来说,文艺片的票仓是一二线城市,而很难下沉到三四线城市。比如《三块广告牌》的观众结构是“二一四三”,而《冈仁波齐》和毕赣导演的《路边野餐》人群结构都是“二一三四”——来自二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观众贡献了文艺片票房的大头。

但是这一次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票房结构却是“二四三一”。二三四线的观众贡献了八成,北上广深的观众不到17%,这种“二四三一”结构常见于商业爱情电影,比如《喜欢·你》、比如《七月与安生》、比如《前任攻略3》。

实际上和《路边野餐》相比,《地球》中的情节前后呼应,叙事结构相对更容易被整理清楚。《地球》中的长镜头终于不晃了,主演从毕赣的老姑父换成了黄觉,更符合文艺片的气质。

猫眼3.7分,应该是非常少见的现象了吧,艺术片不应该被当作商业片来营销。最重要的是,烟花熄灭,影片结束的一瞬间,是23:56分,这时电影院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,剩下的四分钟是片尾曲和演职人员表,影院的人已经开始离场,所以“一吻跨年”只不过是个噱头罢了。